公司公告

设计圈请回答2018:设计让人更有尊严

来源:http://www.mora-store.com 责任编辑:918博天堂 2019-03-18 07:11

  2018年,看看这个世界……

  叙利亚战争导致92万人流离失所

  印度贫民窟平均10平米能塞下一个五口之家

  香港有9000余座高层建筑,人居住房面积不足10平

  北京的老破小条件依旧艰苦,卫生间甚至只有1.7平

  战乱、疾病、犯罪、人口攀升、经济萎靡……

  2018年的这个世界算不上幸福

  但就是逆境,总能激发起无限的潜力

  有一批设计师如同世界的修理工

  就算是百废待兴,依旧砥砺前行

  在设计师大师的心目中,什么样的设计算得上理想设计?

  此前的几年,一些建筑设计、改造项目、乡村项目、社区项目都在努力着“让人活得更有尊严”,来自世界上不同地区不同问题的针对解决方案,设计师们都给出了最优答案。

  设计:MVRDV建筑事务所

  设计改变了生存状况,同时也改变着社会心理。

  浦那位于印度西部,在孟买东南方140公里,在450.69平方公里的城市面积上常住人口约170万左右,巨大的人口密度使得这座城市的居住环境面临很大挑战。

  在2005年,浦那所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颁布了一项法案,将鼓励在工业开发区建立居住型城镇,在浦那因为拥有大量的汽车制造和技术单位在21世纪以来快速发展起来,也就意味着不同阶级、不同工作的人们将被统一安排聚居在一处,按照这个法案的规划,2007年,浦那“未来之塔”方案确立,这个建立在工业区附近的巨型公寓第一阶段于今年正式完成。

  这座拥有1,068间公寓的“未来之塔”足以容纳5,000人共同居住,公寓的面积从45平方米到450平方米不等,如山谷般起伏的单体结构,是设计方MVRDV为高密度的居住模式提供的解决方案。亚洲人口的发展速度使得住宅塔楼越来越多,在印度也同样如此,这座“未来之塔”同样是来自采用塔楼,结构也采用了印度传统的住宅结构。

  而为了适应不同阶级人群对于住宅的居住要求,在这座住宅中建筑师最初规划了16座独立的塔楼,每栋塔楼中的住宅结构也有不同。在印度,建筑成本并不高,但是对于高密度的住宅楼来说,电梯安装成本则非常昂贵。减少循环核心筒并结合走廊建造是MVRDV提出的解决方案,在不影响进出的情况下能够尽可能压缩成本。

  而另外一个难题则是采光,对于所有的塔楼来说,采光问题一直都是最棘手的问题之一,“未来之塔”则采用了六角形,这也就意味着有更多接触光照的面积,而且视野更加开阔。

  将不同类型的公寓混合在同一栋建筑当中,吸引不同收入水平的居住者,不仅体现了浦那多元性和包容性,也大大降低了建筑的成本问题,设计出简单而有效的自然通风系统,不仅能够使公寓变得更加凉爽,还可以帮助从厨房中抽取空气,开启了一种全新的居住方式。

  设计师的努力,至少不辜负他们如此用力地活着。

  在两年前,联合国负责可持续发展规划的机构与坂茂签署了一项协议,为肯尼亚难民设计全新的避难所,除了设计本身,坂茂面临的还有物资匮乏、资源有限等严峻的客观问题。

  坂茂表示:“项目的关键在于设计和建造出不太需要技术监督的住房,并使用当地可用和环保的材料。不过最重要的是这种住房应该容易维修。”在搭建好雏形之后,坂茂选择在20多个难民家庭进行测试,测试结果非常令人满意,于是在2018年也开始大规模推广。

  A型房子采用了热环保的纸管作为外部搭建的主要结构支撑,该设计以坂茂此前的纸管房屋项目中获得的经验,同时结合了当地的施工方法,进行外部结构搭建。

  由于搭建并不需要专业技能,所以居民可以很容易地组装这个房子。 此外,由于生活在Kalobeyei的妇女是编织技术的“专家”,她们可以一同参与编织纸管围墙。

  B型房子采用了环保抗震的木质结构。这种抗震结构系统在2015年大规模地震后曾在尼泊尔项目中使用。由于木框架都是预组装的,因此可以很快完成施工。 木质结构完成后,居民可以从里面完成砖墙的搭建。

  C型则使用了压缩土块(CEB)作为支撑结构的墙壁。 这些压缩砖块是使用附近的土壤混合物进行压制。 这种材料在此前还用于斯里兰卡的Kirinda重建项目。

  对于生活的艰辛,设计的帮助比言语的安慰来的更加实际。

  这是个不幸的家庭。母亲是启东市妇幼保健院的婚检员,父亲与病魔抗争了18年最终于2016年去世,儿子患上了遗传性共济失调症,逐渐丧失生活能力,整个家庭全靠53岁母亲一个人艰难维系。

  而他们的居住条件非常恶劣,在一间年代久远,且仅有46㎡的旧房子里,母子两人坚强地面对生活。

  日本建筑师本间贵史在接到这个改造任务后这样说:“我要为母子俩打造一个至少20年能够安全使用的家。”

  鉴于房子主人的特殊情况,房间需要解决两个关键问题:1、房屋目前的设置对于患病的儿子来说非常不安全;2、需要更多的空间做康复运动。

  这次改造,对本间来说也是一个艰难的挑战。不仅是家里的布局,还要考虑到母子俩人的生活习惯上。三分离的卫生间有9平米,大大增加了面积,方便日后轮椅进出,以及妈妈同时照顾小李。两侧是翻转的淋浴,能出水,这样保证儿子独自一人,也能完成清洗。自带安全绑带,方便看护。卫生间使用的地膜,能抗冲击,减少受伤的危险,不仅如此还更加防滑。

  房间上方还安了一个天花移动位移器,它可以连接着床、淋浴房和卫生间。未来儿子生活无法自理时,母亲也能用这个位移器帮助儿子如厕和淋浴。电梯对于以后的小李和母亲来说,是救命稻草般的存在。能容纳轮椅自由进出的电梯,被安装在1楼的车库,和2楼的厨房之间。

  家里的地板换成了实木地热地板,用五金支脚把地板架空,让它充满弹力,减少了儿子摔倒时的疼痛感。空间中,卧室部分尤为温馨和安全,创意家居的设计团队,将他们的思考和情感,全都融入到其中。安全,是打动本间贵史的一个方面。变形床的下翻上合不费力,小李自己就能办到,而且翻到任何角度都会悬停,超级安全。

  此外,鉴于母亲的睡眠质量非常不好,本间专门从日本挑选了质量上乘的隔音材料用于隔断。本间贵史在所有的特别定制中,都尽量让小李能独立完成正常的生活,都把他作为一个常人来对待。

  中国人的共享社区西村大院

  建筑的社会性,承载着地域文化特征。

  西村大院在成都的西2.5环,是贝森集团2800亩土地中的一块绿地,原先是高尔夫练习场+游泳馆+艺术空间,2009年开始,历时8年建成文创基地,共用掉混凝土94833立方、钢材11575吨、砌体6018千匹。

  刘家琨为西村设计了一个最大化的内部绿地空间,将建筑绕着最外边做了一个大围合,缠绕着建筑的,是总长1.5公里的连续运动路径。一系列技术性策略,决定了西村成为一个很大的院子,因此也就被命名为大院。

  刘家琨放弃装饰建筑外立面,只做基本骨架。实际上他是建立起一套秩序,内容由商家来填充。第一家进去时效果很跳跃,但是当所有的空间都填满之后,建筑就会呈现出生动的肌理。

  “西村有点像我做了一个书架,放进去的每本书都不同,但放满以后,它们还是在书架的秩序之中。如果秩序足够强大,就可以包容小小的变化,小小的变化积累起来又会变成一种秩序。”

  西村大院不需要私密性,但需要独立、共享和被看见。

  从外面看,西村无非是一个24米高的房子,周边住宅比它高得多,但它真正的场面在里面,周围没有一座建筑的“肚量”能大过它。楼上是小清新的文创工作室,楼下泥地上一蓬蓬竹子生机勃勃,而成都人就在竹下摆好桌子打麻将、打火锅。

  设计:CIID(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杭州设计中心、浙江室内设计学会

  什么是生活的小确幸,就是把优雅美好具体到柴米油盐。

  菜场算得上是中国人生活气息最浓重的场所了,沿街的叫卖、熙熙攘攘的讨价还价、琳琅满目的商品,不论你白天有多忙碌疲累,到了这里总会兴奋起来,开始筹划着自己的小日子,生活也变得真实起来。

  但是中国大多数的菜场却总也总是许多人不愿踏足的地方,刺鼻的味道、脏乱差的铺面、拥挤的道路……但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场所。和昌集团发起了「美好中国·美丽菜场」的公益活动,联合 CIID(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杭州设计中心和浙江室内设计学会的十几位知名设计师,共同用设计的力量改造菜场。

  而这间有温度的菜场也在2018年9月正式与市民们见面了。

  国内著名设计师陈耀光、王炜民担纲此次改造的顾问,谢天、朱晓鸣、林森等十多位颇具代表性的设计师,在杭州红石板新村菜场内进行了一场大胆有趣的爆改。这些设计师们每人认领一个铺面,通过与店铺主人的深入对话,融入更多故事,让人们在买菜的交互中,找回更多的人情味,还原更多的美好生活场景。

  这个菜场的面积大约有550㎡,总共分为13个不同风格的摊位。迈进菜市场,就仿佛走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虽然菜场的面积算不上大,但你仍然可以从各个角落感受到它的精致。这里的区域划分十分明确,销售种类也一应俱全,主要包括蔬菜区、家禽肉类区、海鲜水产区、粮油干货区、水果区......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杂乱。

  自从惊艳亮相之后,红石板农贸市场一下子就火遍了杭州,不仅被周围的大爷大妈反复光顾,就连80后、90后年轻人也按捺不住好奇心,纷纷前去拍照打卡。

  尊重设计的地域性总是能够解决社会问题并推进生活习惯的进步。

  为了改善落后的居住与生活条件,东梓关村所在政府决定采用政府代建的模式进行回迁安置,打造具有一定推广示范意义的新农居示范区,完成对整体村落的复兴。

  设计师孟凡浩以传统语言的现代转化、工业化建造的乡土表达作为设计导则,建筑师以实地调研、座谈测绘的工作方式切入设计,寻求真实的第一手资料。

  设计从类型学的思考角度抽象共性特点,还原空间原型,建立四种基本单元,并依据单元——组团——村落的生长逻辑,通过组织规则实现多样性的聚落形态。立面以江南民居中曲线屋顶这一要素作为切入点,提取、解析,并加以抽象,塑造传统江南民居的神韵和意境。

  设计旨在竭力避免城市对传统村落肌理的侵袭,力求还原乡村的原真性,在低造价的基础上保证品质。以现代语言重构传统元素,以当代建造方式实现地域性表达,试图探讨在政府主导模式下建筑师介入乡村的立场、态度和价值观。

  设计从传统肌理的院落空间基本单元出发,遵循从单元生成组团,再由组团演变成村落的生长逻辑,通过四种基本单元的组合再现传统聚落的多样性。平面设计源自村民的真实需求,立面则没有拘泥于传统地域民居的造型符号,而是对其提取解析并加以抽象,实现传统建筑界面的现代化转译。

  设计师这样阐释这次的改建项目:从扮演仅注重构造技艺打磨的设计服务者角色,到更具有责任关怀意识的「社会自然人」,我们希望能带着「批判性怀旧」的态度,用实践去探讨传统的更多可能。

  设计一个家给他们,也许他们活的不再像“行尸走肉”。

  纽约给人的印象往往时尚、高端、奢华,但人口拥挤、寸土寸金、巨大的贫富差距也使这里成为犯罪者、流浪者的聚居地。一部分人虽然身在都市里,却仍然负担不起这里的高额房价,甚至租不起一套市中心的一间卧室。到过这座城市的人,恐怕最深的印象是繁华城市背后的另一面——蹲在街角、衣衫不整的流浪汉。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政府决定将收容所进行改建扩张,而征集来全国的设计图纸中,有一个方案令官员们眼前一亮:有家,创造一个保有尊严的收容所。设计者为这个设计起名为“空中楼阁”,在公开的设计图纸中,Framlab希望通过在已经建好的纽约建筑外墙加盖这样的错落叠加在一起的蜂窝式的空中楼阁。

  这样豆荚形式的蜂窝块跌落在一起,被搭建在大楼没有窗户的那扇外墙上。一栋普普通通的低矮建筑竟然可以建造95个这样的“家”,提供给低收入流浪者。

  设计理念中,玻璃应该由装配了薄膜二极管材料的智能玻璃组成——这样可以保持室内的隐私,即室内的人可以看向屋外,但屋外的人只能看到广告或者反光玻璃。

  此外,外观既可以是玻璃,也可以被搭建成一个大屏幕用来展示广告。这样做,不但不会毁坏城市建筑的整体性,反而带来了更多审美以及广告收益。

  走进每一个蜂窝内部,都是这样一个形状不规则的“家”,既晒得到足够的阳光,也能放得下足够完备的必要家具。每一个独立的房间包含一个可以上锁的门,一个小的储物壁橱,一个固定在墙体的床,一个书桌,一个外接电源,以及可以加热和制冷的空调。更贴心的是,一些特定的“豆荚”会被安排做淋浴和卫生间。

  “我们知道我们的设计并不能完全解决城市的贫穷人口问题,我们也清楚这些改变可能更多倚靠的是政府的规划和政策的制定,但是作为建筑设计师,我们也希望成为整个进程中的推动者。”Framlab在官网上这样解释自己的初衷。

  设计的意义没有一概而论,或是功能主义、或是美学主义,不可否认,设计是协调人与自然、社会、文化的催化剂,因而,不可忽视的设计的社会功能。

  2018年的落幕令人总结、深思、反省;2019年继续探索着:设计让人活的更有尊严。

  为网友和业内提供最权威的家居资讯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