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研发

IDEATheatre 遇见 Vol 1 坂茂 见面临时取消因为他去了北海道的赈

来源:http://www.mora-store.com 责任编辑:918博天堂 2018-10-21 17:22

  原标题:IDEATheatre 遇见 Vol. 1 坂茂 见面临时取消,因为他去了北海道的赈灾现场(独家视频)

  来自《IDEAT理想家》的视频栏目——IDEATheatre,本周我们献上“IDEATheatre遇见系列”。今天,对谈坂茂,这位责任当先的建筑壮士。

  “我对‘绿色’、‘生态’、‘环保’都没有兴趣,我只是讨厌浪费东西”。

  原本应该准时出现在2018中国室内设计周暨上海国际设计节高峰论坛的他,却因为日本北海道突如其来的地震,连夜赶回国参与赈灾重建工作。

  一位时刻责任当先的建筑壮士

  Shigeru Ban坂茂于1957年出生于日本东京,孩提时代的梦想是做一名木匠,11岁那年立志成为一名建筑师。后赴美留学,师从特立独行的约翰·海杜克(John Hejduk)。1985年,坂茂在没有太多工作经验的情况下,在东京成立了自己的第一个工作室。他一边服务于城市开发者和私宅甲方,一边奔赴前线解决难民的避难所问题,直到2014年获得了普利兹克建筑奖(Pritzker Prize)表彰。

  “创新不以建筑类型为界,爱心不以预算多寡为限,坂茂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在新一代的日本建筑家中,坂茂可以算得上是一位“超级明星”了。他的世界充满了材质的实验性、人道主义的责任性,4大时刻,带你走近建筑师坂茂的视界。

  1986年至今,纸管是百变金刚

  “纸房子不仅防水防火,

  甚至比钢筋水泥的房子还要牢固。”

  作为一名“激进”的建筑师,也作为一名人道主义建筑师,“纸建筑”是解读坂茂的关键词之一。与纸的结缘,还要回溯到1986年。

  在美国求学结束后,年轻的坂茂陪同摄影师深川由纪夫去欧洲游历,在芬兰亲眼见到北欧设计大师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的作品,深受触动。1985年成立了事务所的他,接到的第一个项目就是为Alvar Aalto设计展览。最初,初坂茂希望用木结构来回应这位芬兰大师的建筑风格。但由于预算有限,他选择了可再生的“纸管”。

  ▲ 1986年,坂茂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为建筑师Alvar Aalto策划的展览现场,较小的纸管用作天花板,较大的作为侧面的墙壁。

  纸看似脆弱,却有着很多的开发潜质。从此,坂茂就一直尝试着用纸管作为建筑材料,不同长度、厚度、经过防火防水以及覆膜处理,中空的结构还能容纳其他构建,形成良好的隔热和隔音性能。

  1990年,坂茂提议用纸管这种“进化后的木头”来建造小田原市建立50周年的临时多功能厅。其中,一根直径1.2米的巨型中空纸管作为休息室,洗手间也是由四面的纸筒搭建而成“如果有人如厕的时候没有纸了,还可以把墙壁撕下来使用。”坂茂幽默得打趣道。

  1994年,在MIYAKE DESIGN STUDIO GALLER的项目里,纸管不再是预算不足的退而求其次,营造出丰富的空间流动性和光影效果。

  也是从1994年开始,从业近十年的坂茂走上了人道主义救灾的道路,纸管建筑成了至关重要的一种救灾单元,在关键词2的部分里,我们会看到坂茂如何在前线用快速有效的方式为灾民提供临时避难所。

  1995年,坂茂在富士山五湖之一的山中湖旁建造了一幢自己的度假屋(虽然他很少去度假,建筑师的责任心使然),他使用110根纸管构建了S形的柱廊,也就在这一年,他的纸管结构开发获得了日本建设大臣颁发的永久性建筑认证。

  2000年的汉诺威世博会上,坂茂负责日本馆的设计,他和德国传奇建筑师Frei Otto合作用440根直径12.5厘米的纸管建造出网格薄壳结构的临时展馆,表面再覆以纸模。世博会闭幕后,这个薄壳建筑的所有材料都被运回了日本,制成了小学生的练习册。

  ▲ 2011年,新西兰坎特伯雷地震之后,坂茂受邀搭建临时性教堂,他和团队运用独特的设计和加固方式,采用大型纸管创造了世界上首座可容纳700人的纸管教堂。

  从家具设计到临时展馆,从永久私宅到公共建筑,坂茂将“纸管”研究得无比透彻。除了卓越的防火防水抗压能力,最重要的是,纸管可回收利用,可快速搭建和拆除。

  2014年,由原研哉发起策划的“设计——为了爱犬”项目中,坂茂为蝴蝶犬设计的狗窝。

  因为设计建造蓬皮杜梅斯中心的关系,坂茂事务所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顶楼搭建的临时工作室,“来看望我的朋友都需要买门票才能进来”。

  “使用纸的目标并不在于‘建成’,而是‘要能把这个建筑拆掉’。坂茂在设计汉诺威的日本馆时层这样解释到。每次采访当被问及是否有研发新的材料时,坂茂总是回答“我所使用的材料都是存在已久的,我们只是在研究它更好的性能、更加环保的使用途径。”

  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难民营

  “我设计了美丽的建筑,我也对灾民负起责任。”

  这位日本90年代的设计新星的困惑,“建筑,只能服务于权贵吗?是钱和权的物化体现吗?建筑师这一职业的范畴和角色是否能有更多社会意义?”

  1994年,卢旺达发生大屠杀,造成200多万难民流离失所,当时坂茂在电视新闻里看到当地人民的日常状态简陋不堪,于是向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提出了用硬纸管建造收容所的想法,并受聘成为顾问。

  坂茂自费带着学生来到卢旺达,最初搭建起了 50 个帐篷,监测其耐用性、防潮和防白蚁的性能。结果证明非常实用,于是开始大规模建造,大大降低了帐篷的成本。

  继卢旺达的简易安置帐篷后,1995年日本神户发生大地震,坂茂用塑料啤酒箱填满沙袋做为地基、再将硬纸管垂直排列成墙壁,开发出“纸木宅”的救灾单元体。

  出于对神户灾民精神山的安抚,坂茂和团队用纸管搭建了临时教堂,一用就是3年。“在灾难的当下能为灾民作些什么”一直是坂茂致力的方向。

  2004年,斯里兰卡地震,坂茂利用当地可取的材料来搭建灾后临时住所。在地性是救灾时所必须考虑的问题。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坂茂及其团队以及120名中日学生志愿者,利用暑假时间用纸管搭建了含有9间教室的校舍,几年后后重返灾区的时候,依然还在。

  2009年,意大利拉奎拉地震,当地许多建筑被毁,坂茂建了一座临时音乐厅,当地人民得到了很大的鼓励。

  2011年日本遭遇严重海啸,坂茂在纸管单元的基础上加入了分割布帘。在他看来,满足灾民基本生活需要、维持他们的隐私和尊严,永远都是首要考虑。

  不得不提的是2011年新西兰坎特伯雷地震之后,坂茂团队搭建的纸管教堂。从临时到永久,从救灾到精神抚慰,坂茂在人道主义救灾的道路上总是不遗余力。

  ▲ 2015年尼泊尔发生地后,团队发现当地有很多塌落的碎砖石,于是设计开发了木质框架、砖石填充的墙体单元。

  “在灾害面前,很多时候是建筑的坍塌伤及民众,身为建筑师,我希望能去改善人们在紧急撤离设施和灾后临时避难所中的生活条件。”从1994年到到现在, 每次全球发生重大地震、海啸、飓风或者战争,他都会即可前往,和当地的志愿者在第一时间开展救灾项目。

  “没有一种所谓的‘模式’存在,可以套用到不同灾区。每一个地区的语境都不同,自然环境、建筑空间、人们的需求和地方文化……只能去到现场。”1995年,坂茂创立了NGO组织Voluntary Architects Network(简称VAN,志愿建筑师网络)。20多年过去,坂茂及其团队在每一次的救灾安置实践中都需要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进行结构设计的调整和改良、方便就地取材和操作。

  2000年,富有争议的裸宅

  “在设计中,所有的东西我都会用手画,哪怕是建筑的结构节点。”

  在普利兹克的颁奖典礼上,特别提及了东京的“幕墙宅”(Curtain Wall House,1995年)和崎玉市的“裸宅”(Naked House ,2000年),他是思想前卫的常新者。

  1995年东京的幕墙宅项目里,坂茂用织物作为墙面,在保护业主隐私的同时,也探讨了建筑与周围环境间可能存在的全新沟通方式。

  2000年埼玉市的裸宅项目,坂茂遇到了与众不同的业主。他们要求不能有任何家庭成员被孤立,所以坂茂将房子精简到只有一个两层楼高的巨大空间,四间个人居室安装脚轮,能够自由移动。

  裸宅项目让坂茂迅速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他大胆地用透明瓦楞塑料板作为外部围墙,又以木构架上绷上白色腈纶作为室内墙面,透光板隔层使人联想起泛着光的日式障子。在“PC桩宅”、“双顶宅”、“家具宅”、“幕墙宅”、“2/5宅”等一系列住宅案例里,坂茂对传统住宅观念和家庭生活概念提出了质疑,通过低廉的复合材料创造出一个绝妙的案例。

  2002年,坂茂在中国所做的“长城脚下的公社”项目中也实施了“家具屋”系统。他在“竹家具屋”中不仅运用了中国传统四合院的概念,还采用了一种当地的材料“竹制合板”,将其运用于家具屋的墙壁、屋顶、地板。

  2006 在MAISON E的住宅项目里, 坂茂设计了很多有意思的隔断。

  在2010年斯里兰卡 Villa Vista项目中,坂茂为各个空间都设置了对号入座的“取景空间”。

  2013年,箱根的仙石原の住宅项目中,坂茂将“内外空间”关系进行了互换。所有功能空间向内部庭院敞开。

  “在设计中,所有的东西我都会用手画,甚至包括细节。哪怕是建筑的结构节点,我也会用手画出来。”常年的实践能力、对材料的熟悉与创新运用,对空间布局的反复思考,都为坂茂的职业生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这些根基上的“胆大妄为”才有了可能性。“如果你亲自做建筑,那是从心做的一件事。”

  2005年,移动的游牧博物馆

  “我希望建造一座完全开放给民众的博物馆,而非传统的封闭型博物馆。”

  他崇敬的设计大师是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路易斯·康(Louis Kahn)和来自芬兰的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

  作为四大现代建筑大师的密斯主张流动空间;美国设计巨匠路易斯·康的作品则在质朴中呈现出永恒和典雅,他善于把握光影的作用;芬兰设计大师阿尔瓦·阿尔托,对坂茂最重要的启蒙,便是材料和结构,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这些影响,使得坂茂对于流动空间以及使用者和环境的相互关系都报以很多思考。“游牧”、可拆合”、“多功能”这些词体现在坂茂的诸多公共项目里。

  ▲ “游牧博物馆”是加拿大一位艺术家邀请坂茂为他搭建的一个临时艺术博物馆,他希望可以在全世界各地巡回。坂茂才用了国际标准的集装箱,打造完全移动的展馆。

  集装箱是一个完全标准化的物件,交错布置的方式形成有趣的立面,屋顶采用了简单的纸筒连接两侧集装箱的公共空间,可以作电影院等公共空间。2005年最先在纽约,之后在加利福尼亚的圣莫妮卡海滩,还有东京都展览过。

  位于东京的Swatch集团中心项目(2007),给坂茂不小的挑战。业主希望每三层做一个设计,而且不要使用空调!于是,坂茂在外立面采用了卷帘窗格的式样,可自由打开,以此获得自然通风。前后打开的卷帘门可以让前后两条街的客人都直接进入店内。

  2010在曼哈顿的切尔西住宅,坂茂用金属卷帘做了立面sheik,极简主义方盒子在不断变化的房屋立面下呈现出生活的多种功能和状态。

  2013年上海静安嘉里中心的Calypso集合了坂茂经典的设计元素,可开合的立面以及屋顶可打开闭合的遮光系统。

  2014年竣工的大分县艺术博物馆,就像一个百变盒子,空间隔墙可以根据需求调整,可以开合的立面隔断把城市生活和博物馆完全联通。

  61岁的坂茂,建筑师的职业生涯已经远远超越了丰富、多产的层面。他拓宽了建筑师这一角色的社会责任,身体力行地奔赴在救灾一线。一口流利英语的他,会在不经意间冒出个冷笑话。“我觉得我特别擅长说服我的甲方”,他打趣道。

  来自于一名建筑师的不懈努力和责任追求

  (版权)肖像&模型摄影→关里

  作品图片来源 →坂茂建筑设计(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Join Us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个税抵扣细则出炉:赡养老人等各项支出能减多少税?

  刘鹤携一行两会一把手喊话,瞄准同一个风险领域

  9月中国70城房价出炉 一线城市环比下降

  雅鲁藏布江堰塞体水位已下降56米 洪水威胁基本消除

  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发布

  AG600“鲲龙”水上首飞成功

  美媒指沙特王储保镖熟悉卡舒吉案

  地方机构改革陆续启动 新设特色机构亮相